• 当前位置:首页 > 价格排行 >变先生今天抄袭

    变先生今天抄袭

    2021-10-15 10:28:58变先生

    最近在知乎,老看到抄段子且不注明的。

    抄段子也就罢了,还都是些村通网的段子……

    唉……

    我就不明白了,抄段子都不能抄点风格出来么?

    评论还都“笑出猪叫”

    所以,我变先生今天也抄段子。

    我想告诉大家,

    真正的段子大家,

    哪怕抄段子,也能抄得清新脱俗。

    抄得不同凡响。

    本文第一篇为抄知乎段子,

    大部分内容都可在知乎找到,且都是陈年老梗。



    知乎抄尬段子


    1知乎小仙女


    时已是2038年,花开花落,花落花开。知乎上的健身青年已经消了腹肌,知乎小仙女们的耳畔,也见了白发。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浪盖过一浪急。
    现下的知乎,最有名的一个小仙女,叫作云儿。她的母亲,则是2017时在知乎暴红的小仙女大V水心。
    时代在变,在知乎暴红的手段却没变。
    在母亲水心的指导下,小仙女云儿在回答完“拥有好看的胸型是什么体验”
    “有一双逆天的长腿是什么体验”
    “最漂亮的脚能漂亮到什么程度?”
    …………等等一切可以用照片而不用废话回答的问题后,顺利成了大V。
    母亲水心说:“成大V简单,想暴红却难!”
    云儿问:“那女儿要怎么办?”
    水心说:“写些屎尿屁的假故事尬段子就好,怎么可爱怎么编。”
    云儿说:“那不会破坏我形象么?”
    水心笑了:“女儿,这样反而给你增加人气,有种反差萌,让人觉得仙女也有亲近人的一面,不信你看评论,好多笑出猪叫,仙女好萌的,到时你的人气会暴增。”
    云儿依言而行,果然关注者暴增,成了知乎最值得关注的小仙女。
    很快,知乎上一个富二代关注了她,开始私信她。
    在见识富二代的胯下与胯下座驾后,云儿理所当然的成了富二代女友。
    终于,云儿第一次要去富二代家见对方家长了。
    出门前,母亲水心给她一把张小泉剪刀,说:“必须要随身带着啊!”
    云儿奇怪,问:“为什么?”
    水心笑了:“你到时便知。”
    到了男方家,一切如意。
    只是吃了饭后,她突然想上厕所。
    到了厕所,她拉了一根有屎以来最粗的屎,然后,惊恐的发现马桶怎么也冲不下去了!
    毕竟年轻啊,连可爱女孩第一次去男方家见家长时一定会拉一根马桶冲不下去的屎的铁律都不知道!
    然后,她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母亲给的剪刀,顿时泪如雨下:“妈,多亏了你啊!不愧是过来人啊!”
    富二代发现她去厕所好久了,便在门口问:“云儿,怎么了,你没事吧!”
    云儿一边在马桶剪着,一边说:“没事,我只是需要时间剪屎。”
    富二代父亲富一代在旁边听了,竖起大拇指:“这个未来媳妇不错,上厕所都要看《时间简史》!快,去书房拿来。”
    富二代匆匆而去,拿来《时间简史》,隔门叫道:“云儿,你要的《时间简史》来了。”
    这时,云儿已经剪屎成功,剪成一截截段子,但令她气恼的是,那些“屎”段子如思念般,在水中浮浮沉沉,就是不下去,方冲下,又浮起。
    云儿差点气哭了:“可爱的小仙女第一次去男友家,总要出丑的知乎铁律,难道没人能打破么?”
    她不信邪,但无论如何,眼前这幕,却无论如何不能让男友和他父亲看见。她走到门边,对仍叫着要她拿《时间简史》的富二代说:“嗯,我这里出了一点小问题,你能帮我叫一下通下水道的人么?”


    2知乎不解风情男


    时已是2033年,知乎上抄段子的男生,理所当然的给自己戴上“理工男”的帽子,讲述着多年前误拒班花/女神/八分女……等等的关于恋爱/上床/过夜……等等的或暧昧或明显的示意。
    看着“注孤生”“我也是这样,那年……”的评论,这些活到现在还没碰上女生任何表白的男士们兴奋的搓着头,仿佛自己的男性吸引力在此刻爆炸。
    但是,但是,我必须得说,与那些编了无新意段子的人不同,小明当真是个不解风情的知乎理工男。
    有天晚上,在外独住的学妹叫他半夜去修电脑,开门时,一身真空吊带睡衣,加上拔了内存条的电脑,鬼都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了。
    小明老老实实的帮忙插上内存条,说:“我家里还下电影哩,我要回家看看。”
    剩下一脸幽怨的学妹,在门口零乱。
    又有天晚上,聚餐后,平时两斤二锅头量的学姐,喝了一杯啤酒后,突然便醉了,站也站不起来,靠在小明身边,小明无奈,只能送她回宿舍,学姐低头说:“我带身份证了!”
    小明说:“打滴滴还要身份证么?”
    坐在车上的学姐,紧咬着斩男色的红唇,牙都要咬碎了。
    呵呵,呵呵。
    小明说:“呵个屁!要不是学妹长得像坨圆球,腰我都抱不住,要不是学姐瘦得像个骷髅,看多了都做恶梦,你以为我真的不解风情?呵呵,有些风情,能不解便不解吧!”
    是啊,绝大多数单身男人,包括看起来不解风情的,在面对两性方面各种风情时,他们脑中如解方程般,能将你风情解个通透,而且还能自己加戏,将风情变成疯情。
    如果你示意了,单身的对方却“不解风情”。
    你多照下镜子,要么你自己也不想解你自己的风情,要么你身上没有他想要的风情。
    小明笑了:“是的,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然后,他目光看向窗外,眼光变得热情而灼烈:“周末了,又可以看见她了……”


    3秋名山老司机


    “刚坐过你的车。我发现一样东西。你每次过弯都很不自然。你不觉得吗?虽然你GTR马力很大。不过车头很重。秋名山那么多急弯。你每次入弯就一定要推头。尤其是最后那五连发夹弯。你每次都拿不准最好路线。除非你能克服这个问题。否则你斗不过我fc!”
    坐在副驾的陈冠西,优雅的点上一根香烟,对余文乐说了以上一段话。
    余文乐想反驳,但内心知道他绝对是对的。那种自己摸索多年不得,别人一眼便看透的无力感,让他心中涌起一阵嫉妒:“冠西,想不到你不单是摄影天才,驾车上面,我不得不服,你也是天才!”
    陈冠西微笑:“我只是练得多,跑山路的天才,公认的只有传说中的变先生,他1080度飘移过弯的技术,已经成为绝响!”
    后视镜中有灯光闪动,车后有来车了。
    余文乐一脚油门,想甩开对方。高速冲弯的速度,应该能吓退很大一批在这条山路上的半调子赛车手。
    车后的灯光如影随形。似乎紧贴着他的车。
    连过三道弯,对方仍然没能甩下。陈冠西感兴趣的坐直了身子,看向后视镜,然后一脸惊惶:“看灯间距,后面跟着一辆MINI VAN!”
    余文乐额头见汗,他一边紧握着开始打飘的方向盘,一边抽空看向后视镜,这么窄的车灯间距,只有MINI VAN才可能是这么窄的车身!
    他暗骂了一句:“我靠,怎么可能!?”
    前方又是一急弯,他稍点油门,将车身占住路中线,封住后面超车的路线。这辆跟车的面包车,已经激起了余文乐的斗意。
    突然,身后车一阵响动,两束灯光迅速到了GTR内侧,余文乐与陈冠西同时向右边看去,却见这辆面包车一边轮子搭在山壁上,侧着身子从GTR内侧超车。
    传说中的刀片超车!!
    神技!
    余文乐和陈冠西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包车内弯强超,灯光照到车尾的四个字“五菱之光”闪闪发亮,车顶的“专业补漏,疏通下水道”的灯牌,在黑暗中一闪即没。
    一个光头从车窗中伸了出来,似乎大叫了一声,像极欢喜的样子。
    车尾红光美妙的弯曲,画出一道弧线,GTR便再也见不到它的尾灯。
    “有鬼,有鬼!”余文乐双眼血红,低声吼着。
    陈冠西瘫软在座椅上:“难道,是传说中的变先生?可是,变先生不是光头啊!”
    两人在极度震惊中,往前开了几个弯道,却见那辆面包车打双闪停在路边,一个光头站在路旁。


    4 人生飘移


    还记得前面那个小明么?
    如果人生有飘移,那他一定是飘得让人最跌眼镜的那一个。
    大学期间,师从韩寒,成了专业的车手。学业也有成,毕业前各名企业的offer拿到手软。
    然而,他突然说要出家。
    很多人不解,但他毅然的便来到了白云寺,想要心真大师剃度。
    心真大师问:“年纪轻轻,何欲遁入空门?”
    小明引经据典,说虚空,说情妄,一幅看破红尘之姿。
    心真大师从没见人说经有如此悟性,他展开慧眼,看向小明,问:“我再问一遍,想听到实话,施主为何遁入空门?世上寺庙如此之多,施主何以专来我白云寺?”
    小明眼睛一红,终于掉下泪来:“弟子受了很重的情伤,于俗世再无挂念。”
    心真大师一笑,说道:“你是有慧根之人,有慧根之人我无法剃度,只能天度。你在俗世中尚留有一孽缘纠缠,需要你去解开。你解开之后,自然能得天度,我在此等你。”
    小明问:“什么是天度?”
    心真大师说:“三千烦恼丝自会脱去……施主,我有一处地方,方便你暂居,更是你解开孽缘关键所在!”
    …………
    “所以,你一个堂堂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就来这里通下水道,补屋顶?”工友听完小明的话,惊异得张大了嘴:“你还真信孽缘这些鬼东西?”
    小明淡然一笑:“我当然相信,这些时,我已见了天度之像,烦恼丝渐去,大约解孽缘之期不远矣!”
    工友大笑:“你上当啦,我知道的这家老板是山上白云寺方丈的亲戚,我看有不不少年轻人受骗来这家工作,连工资也不发的……”
    小明刚要再问,老板突然推门进来,“唉,有事了,别光在这打屁,有家马桶堵了,你们谁去?”
    小明说:“我去吧!”
    心中的情伤,仿佛只有脏累的工作,才能麻痹过去。


    5 得天度


    到工作的地方时,小明看见两个男人守在门前,焦急万分,开门的女人说:“里面说只让师父进去,师父啊,你看看什么情况啊,姑娘在里面关门半天了。”
    知道通马桶的师父来了,里面的姑娘终于开了门,一放小明进去,她就锁上门,害羞的捂脸躲在一边。
    小明往马桶里一看,顿时明白了。
    他正要拿工具,突然心中一动,还想试试冲水,这是个试运气的活。就像他当年修电脑的绝技:重启。
    他按下冲水开关,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原来浮浮沉沉的一桶,全部冲下去了。如此简单,小明突然心中一动,往头上摸去,一大把头发脱落下来。
    所有的烦恼丝尽去……
    天度!天度!
    自己的孽缘就这么解开了?
    小明狂喜之下,钱也不收了,他冲出门去,一阵狂奔,心中大欢喜,大自在!
    只留下那一家人一脸疑惑。
    小明开着面包车往山上赶,他一刻也不想在俗世逗留。
    在超过一辆GTR后,他兴奋的把头伸出窗外,大叫了一声。
    大约是太兴奋了,他一会儿便觉得尿急,忙停车在路边,下车撒尿。


    6 我要嫁


    白家有女,单名一个云字,芳龄二十,体态婀娜,娇颜如花。是大学远近闻名的校花。
    同样有个男生,叫小明,得韩寒赏识,跟他学车,也在学校颇有名。
    他见过白云后,一见钟情,自然将那校花无数次想入梦中,思在身旁,心痒难耐,旁的女子又哪里看得上眼?
    他问到白云的电话和微信,立刻猛追,言语间极有文才,倒也不让白云反感。
    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小明追得久了,终于把这白云感动了。她答应和小明一起吃饭。
    我早说了,小明不是不解风情的人,他使用了号称“失身酒”的青梅酒,一下将白云喝醉了。
    白云醉是醉了,心中却是清醒的,她也不是传统,将贞操看得重,她只是觉得,凭自己条件,找到比小明强百倍的男人不是难事,这个身子,还是该留给更好的男人。
    小明扶她到酒店,刚入内,便欲亲吻。白云苦拒,小明不愿用强,苦苦求肯:“便是让我闻一下,好么,我实在是喜欢你喜欢到极处!”
    白云看他苦求之礼,终不忍拒,便低头羞道:“我要嫁人的,不可多无礼之举。”
    小明见她应允,狂喜不已,在她身边,往那发髻一闻。
    女子体香入鼻,小明心中燥热,欲搂白云入怀。
    白云羞道:“我要嫁人的,不能乱抱。”
    小明稍一用力,将她搂入怀中,嘴上说道:“我就抱抱,绝对不干别的!”白云便顺从了。
    小明抱了一下,情欲升腾,便又向白云那红艳艳的小嘴吻去。
    白云羞道:“我要嫁人的,不能亲嘴。”
    小明吻上小嘴,说:“我只亲亲,绝对不干别的!”白云抵不过,便与他口舌相亲。
    亲了一会,小明下边硬如铁棒,便要解衣摸胸。
    白云羞道:“我要嫁人的,不能脱衣服。”
    小明伸手入胸口,道:“我就摸摸,绝对不干别的。”白云抗不过,只能任其轻薄。
    小明揉了一会,下边如起重机般抬首起来,小明便要脱白云下衣。
    白云羞道:“我要嫁人的,这一步万万不可。”
    小明欲强来,却见她抗拒甚是有力。
    小明心中一凉,知道她究竟是不允许自己走最后这一步了,当下放开白云温柔软绵的身子,长叹一声:
    “我苦相思一场,能一亲芳泽,已经是该满意了,却终究没能将三寸皮肉凑进去,实在无法说相交二字,这叫我真的难受啊。”
    白云听他说的凄凉,又被他亲的情欲暗生,但想着嫁人须完壁之身,又着实不敢乱来。
    突然,她灵机一动,背对着他,褪下裙子,羞道:
    “只有旱道解君忧。”
    …………
    两人约定,每到周末闲时,白云便来陪小明,但小明只能走旱道,绝不可造次。
    有次,正后进时,白云说:“小明,我找到一个男友了,以后可能都不来陪你了。”
    小明一呆,停住身子,热泪滚滚而下。


    7 文科生与理科生


    余文乐与陈冠西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一看这光头的脸,两人同时叫了声:“我靠,真丑!”两人又往下一看,光头正在撒尿,两人同时惊叫一声:“我靠,真大!”
    …………
    小明哈哈大笑:“原来是这样啊,说实话,我原来大学是专业车手,你们开不过我,也不稀奇。”
    余文乐陪笑:“兄弟,你开车如此牛,怎么要去出家?”
    小明说:“是因为情伤,不过也算是天意吧,我今天才知道天度这回事,一切似乎冥冥中注定了,只是不明白我的孽缘与今天通马桶有什么关系……”
    陈冠西问:“什么是天度?”
    小明便把心真师父的话说了一遍。
    陈冠西问:“兄弟,你大学是学文科的吧!”
    小明反问:“你怎么知道?”
    陈冠西说:“我看你面色黑黄,又突然严重脱发,这是严重的重金属中毒的症状啊!”
    小明一下呆住了……


    8 尾声

    经公安查证,心真大师长年以让失意青年等待天度为由,让他们在亲戚家开的补漏通下水道公司不拿工资的打黑工,而亲戚家使用的屋顶涂料,为了防水效果大量使用重金属超标的涂料,等青年累积到中毒脱发。再由心真大师收入寺中。后续虽多早死,但出家人之死,却无人注意。
    孽缘哪能轻解?
    行过必留痕迹。




    百草园


    我家后园叫作百草园,春夏之交时,是颇有些非凡景致的。
    ?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葚;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翻开断砖来,有时会遇见蜈蚣;还有斑蝥,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便会啪的一声,从后窍喷出一阵烟雾。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络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何首乌有臃肿的根。如果不怕刺,还可以摘到覆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又酸又甜,色味都比桑葚要好得远。
     长的草里是不去的,因为相传这园里有一条很大的赤练蛇。
     ? 长妈妈曾经讲给我一个故事听:先前,有一个读书人住在古庙里用功,晚间,在院子里纳凉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答应着,四面看时,却见一个美女的脸露在墙头上,向他一笑,隐去了。他很高兴,以为这是有女子为自己所迷。心里自然不免会想些才子佳人不凡艳遇的故事。
    ????? 这夜到该睡时,他却想得入神,怎么也睡不着了,全身便似睡在火上一般。那弯钩般的月悬在墨黑的天上,些许星星闪着清冷的光,慢慢自在天上自顾走着。突然,后院门响了两下,有个女子轻声在问:“白天那位读书人还在么?”
    ????? 那书生一下惊坐起,心跳得仿佛要从胸腔子跳出来似的,他鞋子也不及穿,到了门边,小声说:“敢问是哪位姐姐?”
    ???? 门外声音妖娆娇娇的说:“墙外偶见君,一笑见倾心,”
    ??? 书生大喜,一下拉开门,见门外,雾气微微,一绿裙女子娉婷袅娜的立在雾中,一笑间百媚横生,展眉时眼如春波。
    ???? 书生道:“姐姐,深夜来访,夜里怎的不打个灯笼?”
    ???? 那女子抬起袖。掩住脸,眼波流动,声音如黄鹂儿在春风里展喉:“我是未嫁的人儿,若是让人见着了,当真……当真是不想活了!”
    ??? 书生心猿意马腾腾而起,哪里还忍得住。一把牵着那女子白素般纤手,关上院门。那女子低首声声娇笑,却也不拒绝。
    ??? 眼见那书生拉着自己往旧禅房去,那女子一下停住,说:“呸,臭和尚的旧房子,臭也臭死了,我可不进!”
    ??? 那书生急了,仿佛送到口边的茴香豆一下撒了般,忙道:“好姐姐,这可为难我了,我便是只有那房子可进了!”
    ??? 那女子低首道:“这处有凉风做扇,明月为灯,青草为席,星幕为帐,小女子愿在此处,与……与君……”说到最后,声音低不可闻。
    ??? 书生大喜,将那女子扶在草上坐着。
    ??? 脱下对花莲弓薄纱鞋,露出双白玉般嫩生生的足,风轻摆裙摆,那纤细小腿儿白嫩如凝脂,书生再也忍不住,捧起那女子一双四寸长的娇小的玉足,口舌并用,在那嫩趾上舔吮不已。
    ??? 天上一丝黑云如蛇,将弯月缠着,将星星隐着。
    ??? 院中,土地里蜈蚣从洞中窜出,向墙外逃去。蚊蝇自叶下惊起,四下飞去。院外草丛中,数条毒蛇盘曲,在月下吐着淡淡的毒雾。身子上细密的鳞片,闪着妖异的光。小花花瓣枯萎,慢慢凋落在腥臭的风中。院中老鼠排成一字长队,惶惶然从墙洞中逃出。被守在外的一条青铁皮大蛇一口一只吞了。大蛇口中尖牙如刃,在血污中闪着寒光。
    ???? 大蛇顺墙蜿蜒而上,斗大的头伸到墙头,显出一片绿光。大蛇嘴中如风箱般喘着,死静的眼中绿光流动。
    ???? 院内,女子衣衫半开,正抱着书生头,任其在自己玉乳上轻薄舔弄。长长的发丝在书生脸上撩摆。那女子见墙头大蛇,一双眼睛突然变成一线青色的眸子,一条一尺长的细长舌头惊电般在口中吞吐。大蛇身子一软,落下墙去。
    ???? 一夜春风几度,书生在温柔乡中沉醉,醒来时天已经大亮。那女子也早已经去了。
    ???? 书生初知温柔滋味,白日里哪还有心思读书,尽是在想昨日那种种温柔。手捧书本,脸上却现出痴笑,书上写着什么,他又哪里知道。
    ???? 一个老和尚从院外走过,见书生面色有异,忙问原由。书生哪里肯说,只嫌老和尚多嘴。老和尚长叹一声:“我看你脸带邪色,怕是沾了妖毒,年轻人,要洁身自好才是!”
    ????? 书生哪里理会,等这夜,那女子又来时,不免又是翻云覆雨,不知压倒多少青草,残了多少小花。一连几日,那书生却只觉身子有些吃不消,白天走路都发飘,每日讨了许多鸡蛋来生吞,也是无用。那女子却日渐娇艳起来,每次来时都比前次漂亮些,每夜动作也有些新花式。
    ????? 一日,书生送女子出院,一时气短,靠在墙边喘气,没来得及关院门,却见那女子没走多远,突然软塌塌趴了下去,变成一条青色巨蛇而去,巨蛇身后,一条大蛇和数百毒蛇蜿蜒蛇行,青绿色毒雾腾腾而起。
    ???? 书生吓得腿一软,一下坐在地上,头上冷汗涔涔而下。情知此番定是遇上了妖怪。
    ????? 到了白日,他到了镇上,寻到那老和尚,跪倒磕头求救。
    ????? 老和尚叹道:“现在后悔怕是迟了,那妖精吸去你多少精血,难救啊!”
    ?????? 书生哭道:“怕是没有两升也有三升,师父,救我!”
    ?????? 老和尚摇头,从身上掏出一小木盒,道:“今夜那妖再来时,打开此盒,那妖定无法再以邪毒沾你身,吸你精华!”
    ?????? 书生道谢再三,回到院中,他知老和尚并非凡人,此法宝必定有用,顿觉精神一振。
    ??????? 到了晚间,那蛇妖果然又至,书生虚与委蛇,到那脱衣解带之时,偷偷打开木盒一看:
    ??????? ……………………
    ??????? ……………………
    ??????? 靠,两枚冈本0.5加厚避孕套!!



    安徽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