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价格排行 >“我爱你”还有下半句,你知道么?

    “我爱你”还有下半句,你知道么?

    2020-11-18 12:59:45早安语录励志分享


    第一章


      凉小意爱苏凉默。全世界都知道。

      苏凉默要凉小意死。全世界也都知道。

      西装革履的苏凉默是优秀的,可眼睛里的恨意让凉小意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窖。

      苏凉默说,“凉小意,你害死了晴暖,你这个杀人凶手!”

      凉小意惊慌辩解,试图消除这个男人眼中疯狂的恨意:“我没有,手术之前我就给过她建议,这类脑部肿瘤的切除本身就会有风险!脑部神经复杂,谁也不知道在手术中会突发什么特殊状况。”凉小意为了这次手术,曾经一天一夜没有阖过眼。凉小意很委屈,但是苏凉默看不见。

      “你是脑科的专家,留美归来,医术享誉全球。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谁准许你给晴暖动手术的!”苏凉默满脸恨意地抓住凉小意的肩膀:“凉小意,你害死了晴暖!你不就是嫉妒晴暖吗?你不就是要成为苏太太吗?好!凉小意,我娶!”

      “你胡说!我没有想成为苏太太!”

      “你没有?”男人眸中讥讽:“凉小意,你忘记了吧,当年你在高三毕业的庆功宴上喝醉了拉着我跟我告白的事。上了大学,明知道晴暖是我的女朋友,你居然还在学校里把你喜欢我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凉小意,你不就是想要晴暖误会吗?你不要以为晴暖善良,就可以任由你欺负!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看你一眼,我都嫌恶心。”

      “没有!你胡说!我没有在晴暖面前说过这样的话……对,你说的对,我是爱上你了,但是我没有去打扰你和温晴暖,这些年,我和国内断绝来往,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吗?”凉小意全身冰凉,在他的眼中,她原来是一个面目可憎的女人。

      “你这种人也配说爱吗?”

      一股绝望油然而生,凉小意深吸一口气,“苏凉默,我说了,我没有。你觉得我恶心,难道你的温晴暖就是什么都好了吗?当年要不是她偷看我的日记,知道了我……啊!”话未说完,那个男人冷冷喝道:“闭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种人的鬼话吗?”

      望着男人眼中惊蛰的恨意,凉小意下意识想逃跑,再也不想申辩了。

      “怎么?想跑了?凉小意,晚了。”苏凉默狠狠掐住凉小意的手臂,把她塞进车厢里,自己也进了车后,面无表情让司机开车:。”

      “苏凉默,你要做什么!!苏凉默,你疯了!你真的疯了!我都说了,我没有故意要害温晴暖!没有!!温晴暖变成植物人,我也不想的!我是医生,我有基本的职业道德。我不会为了私事就故意去伤害温晴暖。苏凉默,你听到没有,我没有故意要害她。你让司机把车停下来!”凉小意慌了,和身边这个男人结婚,是她心头的念想。现在这个念想马上就要实现了,她应该高兴的。

      可是!她高兴不起来!苏凉默眼中满满的恨意……她承受不起!

      心在疼,血色一点点从她的唇瓣上褪去,凉小意不敢哭,她还记得这个男人说过的话。他说:凉小意,你没有闭月羞花的容貌,没有窈窕身段,学什么西施效颦?哭起来只会让我觉得难以入目。

      是啊,她不好看,身材也不是时下流行的纤瘦,她哭不出可爱娇俏的感觉,还是不要哭了。

      凉小意默然地盯着面前的户口本,户口本是她的,但却是苏凉默让人从她家搜刮出来的。在面前的这张纸上,她不愿意签字,但最后还是被两个高壮的保镖按着手签了。

      凉小意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的背影,宽阔的肩,窄瘦的腰臀……这个人,现在是她的丈夫了。他的权势能够令他不费吹灰之力的做到许多事情。比如,让她在结婚协议书上签字;比如,。

    ,看着银色的玛莎拉蒂绝尘而去。

      冷,凉小意抱紧自己的手臂。一步一步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她被他急匆匆抓出来,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凉小意只能花五个小时,。

      回到家的那一刻,凉小意脱下了磨破底的鞋子,飞快奔进了卧室,推开门,不出意外,小小的卧室早就一片狼藉。

      果然……

      苏凉默不重视她,他的那些手下又怎么会尊重她?心刺刺的疼。

      ……

      凉小意自嘲的笑了笑,转身就把房门关上,从橱柜最上层拉出一个行李箱。她很累,但她更怕!

      害怕战胜了累意,凉小意飞快地整理行李箱。简单的衣服鞋袜、银行卡、存折、还有一个锁起来的木制的小盒子。

      她轻柔地摩挲了几下小盒子,疲惫的脸上荡开暖暖的浅笑。随即把木盒塞进了行李箱,套上外套,套上一双布鞋,从鞋柜上拿起手机和钥匙,想了想,又把钥匙放下了,只把手机揣进口袋里。

      门打开,她走了出去,转身站在门口,带着留恋环顾了一圈……她既然要走,就不会再回来。

      关门,“咔擦”,门锁住的声音,连同这个家里的钥匙。

      凉小意,她是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在结婚的第一天,选择了离开。……或者换个说法,凉小意,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在结婚的第一天,选择了逃离。

      ……

      火车票买的是加急的,她没有时间提前预约,凉小意满心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有着苏凉默在的城市,他对自己恨得那么明显,怎么会让自己在这个时候离开?而这个城市的机场、客运站都容易被苏凉默找到,苏凉默应该想不到自己会坐火车离开吧?凉小意这么想着。

      火车上,凉小意太累了,被苏凉默这么一折腾,她只觉得整个人前所未有的疲惫和不安,迷迷糊糊歪在玻璃窗上就睡着了。

      梦里回到了学生时代,高一的苏凉默个子高高,俊美的容颜上还没褪去年少的青涩。他从她身边信步走过,两人就这么错开了,他不认识她了。那一刻,凉小意有些难过。后来他有了固定交往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就是温晴暖。

      而她和温晴暖,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好朋友。即使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她们也一直是朋友。

      高三那年高考,凉小意为了自己的小心思,能够多看到苏凉默几眼,毅然考了和苏凉默同一个城市的医科大学,攻读了脑科。虽然不是和苏凉默同一个大学,但与苏凉默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这足以让凉小意心里满足了。

      而温晴暖却考到了北方一个著名学府的英语系。

      苏凉默和温晴暖,一南一北,有多少情侣能够经受得住时间和地域的分离?

      为此,凉小意也曾暗自庆幸。

      但是,当她看到,每每温晴暖来s市看望苏凉默的时候,苏凉默嘴角溢出的笑意和眼底深深化不开的宠溺,凉小意心灰意冷了。她决定,出国深造。

      大四那年,凉小意毅然决定孤身前往美国。从此也与国内断了联系。

      凉小意以为,这就是故事的结局。

      然而,命运却和她开了个大玩笑,当她名声赫赫地回国之后,以为曾经的情伤早就深深埋藏在心里角落,却没想到,温晴暖先找到了她。

      温晴暖找到她,因为她是国际知名脑科专家,温晴暖需要她帮忙做手术。

      这之后的故事,就是凉小意恶梦的开端。

      ……

      凉小意睡得迷迷糊糊,耳边突然传来嘈杂声。凉小意朦朦胧胧睁开眼,思绪还没理清楚,耳边到处都是质问声。

      “火车怎么停下来了?是不是火车故障了?”

      “这要是晚点了,我到n市转机被耽搁了怎么办?”

      “怎么回事啊?火车为什么停下来啊?”

      四周都是嘈杂的质问声。凉小意总算明白了,火车停了,应该是火车遇到故障了。

      不知道为什么,凉小意的内心突然很不安,右眼皮直跳。

      她想去洗把脸,刚刚站起来,身前立刻被一道巨大的阴影笼罩。

      “麻烦让一……”凉小意抬起头去,脸色顿时煞白,嘴唇剧烈的哆嗦,猛盯着身前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好像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然而他的出现却让凉小意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充满恨意的男音充斥着她的耳膜。男人阴骘的眼睛盯着她,狠厉地质问道:“凉小意,你把晴暖害的这么惨,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你做梦!”

      “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凉默,你听我说,我没有故意害……啊!”凉小意被苏凉默用力地扯着往前走,她脚下的布鞋跑掉了,只能赤着脚在火车的过道上,被苏凉默拉扯着向前走。

      四周的人,自动自发地给苏凉默让开的道路,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大了。他绷着一张冷峭的俊容,四周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第二章


      苏凉默没给凉小意解释的机会,凉小意的解释他不想听。凉小意出现之前,晴暖好好地陪着他开游艇出海钓鱼。凉小意出现之后,晴暖就变成只剩下呼吸,孤零零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植物人。

      而凉小意从高中时候就爱慕他,说不是凉小意记恨晴暖,故意把晴暖害成这样子,他苏凉默都不信。

      凉小意就这么被苏凉默又是扯又是拉地拉出了火车,朝着地下停车场而去。远远的,凉小意就看到了那辆价值连城的银色玛莎拉蒂,苏凉默近乎粗鲁地把凉小意甩进了车里,他连一刻都不想碰凉小意。

      绕过车头,苏凉默跨进了驾驶室,第一件事就是从车里抽出面巾纸,狠狠地擦着刚才拉住凉小意手腕的手。

      凉小意默然。心在滴血。

      一路无言,玛莎拉蒂在马路上狂飙,凉小意晕车的厉害,忍着难受向苏凉默告饶:“苏凉默,你开慢点,我难受。”

      “闭嘴!”苏凉默猛地喝道,阴骘的眼睛透过后视镜,直直地盯着后座的凉小意,嘴角近乎阴狠地勾起一道弧度,“凉小意,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你以为你如愿签了那纸结婚证书,你就是苏太太了吗?

      “凉小意,你记清楚,我娶你就只是为了折磨你!凉默是你可以喊的吗?只有晴暖才有资格这么叫我!”

      “以后再敢叫我凉默,我就弄哑了你的嗓子。不信,你试试看!以后叫我苏先生,不要弄不清自己是什么身份。”

      凉小意脸色更加苍白,她咬了咬嘴唇,忍住眼中的泪水,才说道:“苏先生,您能开慢一点吗?我晕车,有点难受……”

      苏凉默没有注意到,在他要求凉小意叫他“苏先生”的时候,凉小意已经自动自发地尊称他为“您”。

      “呵呵,”苏凉默冷笑着透过后视镜瞥了她一眼,薄唇吐出残酷的字眼:“你这样就难受了?你怎么不想一想被你害的现在只剩下一口呼吸的晴暖有多难受呢?你这点儿难受能和晴暖受的伤害比吗?”苏凉默的眼睛里简直能喷火。

      凉小意倒吸一口凉气,细细地看着苏凉默,她是明白的,这个男人有多冷静有多理智,可是只要遇到温晴暖的事情,苏凉默就会变得毫无理智可言。

      凉小意深吸一口凉气,压下胃里翻搅的呕吐感,脸色煞白如鬼,毫无血色的惨白嘴唇蠕动:“苏先生,我说了我没有害温晴暖,您要是不相信,就去调取手术室里的监控摄像,以您的身份,必定能够找到分量足够的脑科医师,让他全程观看录像,我相信,他会给我一个相对公平的评论。”

      然而凉小意的辩驳,却只惹来一声轻嘲,“呵。你以为事关晴暖的事情,我会想不周全吗?你以为,脑科的权威专家,国内就你一个吗?凉小意,你真是蛇蝎心肠,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推卸责任。”

      “苏先生,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沈明远,你还记得吧。高中的时候,与你还有晴暖一个班级,他,后来也是考了医科大学。想必对于他,你不陌生吧。”

      当然不陌生,沈明远当年考了医科大学,后来的成就,与她不相上下。可是她不明白,这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苏先生,对于沈明远,沈教授,我当然不陌生,可这与晴暖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呵呵,”苏凉默冷嘲地瞥了她一眼,“沈明远看过你的手术全过程录像,他说凉教授手术中至少有两次人为过失。”

      晴天霹雳!

      凉小意简直不敢相信她听到了什么!

      以她的能力,她在给温晴暖的手术过程中,是否存在人为过失,难道她还不清楚吗?沈明远冤枉了她。而凉小意百口莫辩,因为凉小意明白,苏凉默信任沈明远超过信任她!

      她想,这句话就算不是沈明远说的,换做其他阿猫阿狗,只要是个脑科医生,哪怕是学脑科的在校生,苏凉默就会很乐意去相信。

      凉小意的脸上挂着失魂落魄的笑。浅咖色的瞳子失了焦距,茫然地注视着前方。她心冷的不是沈明远冤枉了她,而是苏凉默根本不会相信她。就算她请来了全美脑科权威威廉教授,证明了她的清白,苏凉默也绝对会认定她请来的人是和她同流合污,是包庇她这个“凶手”的帮凶。

      苏凉默久久不见车里的动静,透过后视镜,瞅了后座的凉小意一眼,苏凉默顿时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一副绝望的快死的表情,无端让他觉得心里十分不舒服。

      他习惯了,不管何时何地转身,这个女人的眼里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不管他丢给她多么恶毒的话,这个女人垂下头遮住眼底的受伤,过不了多久,仰头看着他的眼神,还是充满了爱恋。

      可是现在算什么?一副绝望的快死的模样,看得他心里火气蹭蹭蹭地暴跳。

      一个急刹车,车子漂亮地停在了一处独立别墅前。苏凉默大力一扯,把一脸茫然无措的凉小意扯下了车子,扯进了别墅,进了别墅,苏凉默扯着凉小意直直朝着大理石铺就的楼梯大步走去,也不管凉小意是不是跟得上他的步伐,会不会被他扯得一个趔趄。

      “苏先生,苏先生,您要把我带去哪里?”凉小意跟不上苏凉默,面前的男人沉默着扯着她的手,在一间卧房前停住,用力推开门,把她整个人扯进屋子里。

      凉小意还没来得及站稳,整个人被人粗鲁地一甩,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发出巨大的撞地声。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脱。”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凉小意的头顶响起,凉小意陡然打了个寒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缓缓地,慢动作一样地抬起头,仰视着站在床沿边上的男人。

      “苏,苏先生,您刚才……说什么?”

      “我叫你,脱衣服。”那男人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自顾自走向落地窗户边的真皮单人靠背沙发上坐下,一条修长的长腿缓缓地叠在另一条腿上,动作一气呵成,优雅的就像是一个雅痞贵公子,优美而不失尊贵,放荡又不失贵气,他天生就是聚光体。

      这样的苏凉默,让全世界的女人都为之沉迷。然而,凉小意只觉得身体冰凉冰凉的,没有一丝活人的温度。

      “别让我说第三遍。”咖啡色的真皮靠椅上坐着的那个男人,懒洋洋地眯起眼睛,说不出的优雅,却说着让人胆寒的威胁,“凉小意,你承受不起的。”

      凉小意脸色惨白惨白的,她都明白……违背这个男人的话,是她凉小意承受不起的。

      缓缓地抬起毫无知觉的手,发麻的冰冷的指尖碰到第一颗扣子,却仿佛一下子被火烫到了一般,猛地缩回了手。

      一道冰冷的眼神射了过来,凉小意猛吸一口凉气,咬住嘴唇,一颗扣子,两颗扣子,三颗扣子……浅蓝的衬衫滑落在浅米色的地板上,然后是……

      凉小意犹豫了一下。

      “继续。”她甚至不需要抬头,都能够猜到那个男人的眼神,冰冷的,阴骘的。她想哭,但是不能,苏凉默说过,她哭起来很丑很丑。

      手指有些僵硬,半天才把那条牛仔裤褪下。此时的凉小意身上只剩下了内衣裤。

      “我让你停下来了吗?继续啊。”那个男人就是用着漫不经心地话语,羞辱着凉小意的自尊。

      凉小意僵直的手指颤得厉害,绕到了背后,因为手指颤抖的厉害,身上的浅蓝色胸罩怎么也脱不下来。

      “怎么?需要我帮忙吗?”

      凉小意手指猛地一顿,再不敢犹豫,咬牙手指一勾,浅蓝色的内衣“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身上最后一件浅蓝色的内裤,她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了。

      她垂着脑袋,近乎全裸的站在男人的面前,任由其赏玩。强烈的羞耻心让她不敢抬头,近乎是把整个脑袋埋进了胸前。她根本没有发现,落地窗前坐着的男人,眼神变得深邃幽深起来。安静的卧室里,男人用变得沙哑低沉的嗓音命令道:

      “过来。”

      凉小意猛地抬头,对上男人在昏暗的卧室里,看不清神情的脸孔,忍着强烈的羞耻心,凉小意缓缓走向男人,在男人面前两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男人眯眼,“太远了。”

      凉小意死死握住拳头,不敢违背男人的意志,又往前走了几步。

      “还是太远了。”

      凉小意一点点往前,终于在男人耗尽耐心,不耐烦地命令下,站在离男人半米远的地方。

      对面打量的目光实在是太明显了,凉小意说服自己不要颤抖,这个男人都说了,他娶她就是为了羞辱她。她不能抖,她没有做错事。她没有害温晴暖。

      凉小意握紧了拳头,拼命地忍住身体的颤抖,仿佛她抖动一下,就是认输一样,凉小意用尽力气才克制住颤抖的身体。

      就在凉小意面红耳赤,拼命克制自己的羞涩的时候,对面那男人轻嗤了一声。

      “你不会以为我真的会碰你吧?”讽刺的意味不加掩饰,苏凉默戏谑的眼神扫过凉小意近乎全裸的身体,薄唇微微勾出凉薄的笑:“你这么丑的身体,也好意思露出来给我看?凉小意,平时看你正经的很,没有想到脱光了之后就是这副模样。


    第三章


      哦……让我来猜猜,你这满身的伤痕不会是烟头烫出的痕迹吧?还有鞭痕?看样子,是老伤疤了吧,凉小意,你在美国还玩儿sm?

      咦?这是……针孔?凉小意,你不会还吸毒吧。”

      忽然,苏凉默收敛起脸上戏谑的笑,眼底像是染上了寒冰,冷冷地射向凉小意,“我不管你在美国是什么样,有一点,你记住,凉小意,你敢继续吸毒,我就让人把你卖到东南亚淫窟去!”声音里是满满的不加掩饰的厌恶和恶心。

      说罢站起身拍了拍衣摆,抬脚就从凉小意的身边掠过,走出了这间卧室,看也不看凉小意一眼。

      直到传来身后的屋门关上的声音,凉小意才流着泪瘫软在浅米色的地板上,擦了一把眼泪,她才缓缓站起身,赤裸着身体走向屋子里唯一的全身镜前。

      镜子里的身体很丑很丑,布满了各种疤痕,伤痕累累。凉小意一点一点摸着身上的伤痕,烟头烫出的疤痕,鞭子沾了盐水鞭打出的鞭痕。她早就料到当那个男人看到这具丑陋的身体的时候,会毫不留情地羞辱她。

      可是她没有想到,当这个男人毫不留情地羞辱她的时候,她痛的无法喘息。本来以为,她早就习惯了这个男人对她的无情和恶毒的嘲弄,原来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她又摸了摸手臂上的针孔,缓缓滑落地板上,靠着床沿,将自己缩成一团,脑袋埋进膝盖间,静谧的卧室里光线昏难难辨,只能听到一声又一声痛苦的自言自语:“我没有吸毒,我没有sm,我没有吸毒,没有,没有……”期间伴随着压抑着嗓音的呜咽声,一切是那么的绝望,闻之令人心痛。

      凉小意独自抱膝发呆,思绪回到了当年,高一那一年,第一眼,她就认出了苏凉默就是那一年的小男孩儿,凉小意记得,在她七岁的时候,父母闹着要离婚,小小的她每一天都活在大人的争吵之中,那一个星期,爸爸妈妈闹得很僵,甚至为了不看到对方,竟然双双选择加班,把她一个人孤单单留在家中。凉小意记得那个叫做苏凉默的小男孩明明身在困境,却乐观向上,这是那时候的她所欠缺的。

      后来,她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他却在高一开学那天出现在她的面前,看到他耳朵上那枚跟自己的一模一样的耳钉,她就确定了,这个人一定是苏凉默没错,那时候少女情窦初开,她以为这是天意,天意把他送到她的身边。

      再后来,苏凉默接近她,他谦和有礼,俊美不凡,有一次她得罪了班上一个局长家的千金,因为她不肯赔礼道歉,对方趁着她晚自修上厕所的时候,从外面把厕所隔间的门锁死,没有证据证明是那个局长家的千金做的,但是凉小意敢肯定就是她。天黑了,厕所的灯定时熄灭了,她蜷缩着身子在一个人都没有的黑乎乎的厕所里怕的颤抖。

      她想求救,她大声地呼唤温晴暖的名字,可是根本没有一个人来救她。她希望温晴暖发现她不见了,会来找她。但是没有。

      她以为那一晚就要一个人呆在又冷又黑的厕所里了,那是冬天,那一天n市罕见的下雪了,她又冷又饿又渴。就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她听见厕所外有响声,那时候学校流传着厕所有鬼的传言,她害怕地蜷缩在一起,惊恐地抬起头……然后看见他——苏凉默。

      她还记得,那时候对方紧抿着薄唇站在她的面前,然后一言不发脱下了身上的羽绒服裹在她的身上。冰凉的身体被包裹在暖意的羽绒服里,羽绒服里有他特有的薰衣草味道,还有他残留的体温。

      “谢谢。”她满含感激,站起身的时候却因为天气太冷,手脚发麻趔趄着朝地面栽倒,她不好意思地红着脸道歉:“对不起,弄脏你的外套了。”

      她以为对方会生气,这件羽绒服一看就非常昂贵。然而对方却一言不发,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她尴尬地把头埋进胸口,却听到头顶清澈低沉的声音:“别怕,有我。”那一刻,她心中小鹿乱撞,心脏剧烈的跳动,仿佛有什么不一样了。

      朝夕相处的温晴暖没有发觉她的失踪,她的父母没有发现她的失踪,其他同学没有发现她的失踪,只有他——苏凉默,发现了她的失踪并且找到了她救了她。

      凉小意清晰的记得,那个雪夜,大雪纷飞,校园里安安静静,路灯昏昏暗暗,她被他抱在怀里,像是被王子珍重的公主。

      可是后来,她发现,苏凉默接近她,其实是为了接近她的好朋友——温晴暖。

      可是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感情付出了,怎么能够随便收回?她只能偷偷暗恋他,一个是她曾经的朋友,一个是她毕生的爱人。活在他们中间,凉小意痛苦不堪。后来,她远走他乡,选择与他们疏远。

      如果不是凉小意快死了,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她不会选择回国完成。可是没有想到,刚刚回国没多久,温晴暖就找上了她。如果她不答应那场手术,是不是今天就不用受这样屈辱的对待?

      答案是未知。

      别墅的三楼主卧,卧室里的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冰凉的冷水浇在身上,欣长的身体站在莲蓬头下,任由冷水冲击着光裸的身体。男人紧抿着薄唇,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铁青着一张俊脸,眼底深深的厌恶……还有一丝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愤怒。

      那个该死的女人,原来一直在他的面前装单纯,装清纯!

      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切,触目惊心的鞭痕,烟头烫出的疤痕,丑陋的让人想吐。顶着这样恶心的身体来喜欢他?

      凉小意,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还有那些针孔,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女人在他的面前装模作样,原来还是个瘾君子。

      男人漆黑的眼底布满了厌恶和憎恨。

      然而……男人垂眼讽刺地看了一眼自己下身高昂充血,精神抖擞的那一根。凉小意那个恶心的女人,他居然还能对着那具丑陋恶心的身体有了感觉!

      不!苏凉默淡淡地摇摇头,否认了这件让他十分不快的认知。一定是禁欲太久,才会看到一个女人就有冲动。并不是凉小意,换做其他任何女人,在他禁欲太久的情况下,也能轻易挑起他的欲望。

      对,一定是这样。

      想通这一点,苏凉默关了莲蓬头,转身拿起浴巾,擦干了头发和身子,匆匆套上一套干净的休闲西装,快速地出了别墅。

      不多时,别墅外响起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一阵鸣笛声后,别墅又恢复的安静。

      凉小意安静地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那道银色的玛莎拉蒂的身影,像是一阵风一样,消失在夜色中。

      凉小意安静地穿戴整齐,步下大理石的楼梯,走向别墅的大门,握住门把的手,就像是握住了自由的钥匙。转动把手,然后……“咔擦”。

      凉小意的面色瞬间苍白,不敢置信地又转动门把……“咔擦咔擦咔擦……”一连串的“咔擦”声后,凉小意犹自不敢相信,那个男人居然把门反锁了!

      苏凉默把她锁起来了!……这个认知,突然之间闯进了凉小意的意识里。

      凉小意没有再做任何挣扎,她静静地沿着大理石的楼梯,走向二楼的那间昏暗的卧房。

      ……

      s市的夜晚灯红酒绿,凌晨两点了,街上依旧不少三五成群,轻歌曼舞的时尚女郎,成功人士。

      苏凉默铁青着脸,一身酒气地走出s市规模最大,消费最高的娱乐皇宫“金宫”,司机早就早早等在停车场里,随时待命。

      苏凉默有个习惯,一旦沾了酒水,不管醉没醉,都不会自己开车的,所以苏凉默晚上从别墅出来之后,就立即给苏家的司机拨去了电话。

      “把窗开开。”苏凉默坐在后座,喝了酒的身子有些发热,他面色铁青地命令司机开窗。窗子摇下来,开车的司机透过后视镜,悄悄偷看了一眼车子后的男人。

      想了想,司机询问道:“苏先生,您的脸色不大好看,要不我送您回苏宅吧。”苏宅,顾名思义,苏家在s市的老宅,苏凉默的父母平时就住在哪里。苏凉默自己平时却住在离公司很近的一套高级公寓里。

      “不用。老李,你送我回四环区的别墅。”

      四环区的别墅?那不就是在五环边上的别墅?开车的老李有些诧异地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车后座铁青着脸,看不清情绪的男人,不知道这位金主今天怎么会想去四环的别墅,平时那套别墅一直空着,只有定期有保洁人员上门打扫而已。

      但是想到这位金主素来我行我素的德行,老李很明智地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恭敬地应了一声:“是,苏先生。”

      一路上,苏凉默都铁青着脸,想到今天在“金宫”里发生的事情,苏凉默漆黑的眼,顿时讳莫如深。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安徽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