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安包装盒价格联盟

    小说 | 一张借据一条命.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01

    ?

    装修新楼房的材料还差3万元,我磨破了嘴皮子,装饰材料店的老板死活不给赊帐,那些装修司傅天天在我耳旁唠叨个没完没了。

    ?

    白玲知道我脾气犟,一向都不喜欢低声下气地求助别人,她提出了要向丈母娘借钱应急,想起丈母娘那张嘴脸,我摇晃着脑袋没肯答应。

    ?

    正当我心烦意乱之时,脑袋瓜子一激灵,想起了前年借给天修的2万元至今都还没有还回给我,赶紧翻箱倒柜寻找他当年拍着胸口给我写下的借据。

    ?

    看我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像狗窝一样,白玲嘻皮笑脸地问我是不是在找私房钱?我简单的向她解释了借钱给天修的事情。她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很快就从一个铁盒里翻找到了那张借据。

    ?

    已经过去了几年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装修楼房差钱,我几乎差点就把这事给忘了。白玲要我再好好仔细想想以前还借过钱给哪些人,现在正好一次性全部要回来。

    ?

    我抽着香烟想了好半天,最后一无所获,白玲便催促我拿上借据,赶紧去找天修把钱给要回来,千叮万嘱让我收好那张借据,别弄丢了。

    ?

    当我吹着口哨哼着歌曲来到了天修的工作单位时,很不凑巧他去外地出差了,要过几天才回来,正准备打道回府,阿龙给我打来电话,说有点事情想跟我聊聊,约我到农庄喝酒。

    ?

    阿龙是个捞偏门的小混混,混了十几年都一事无成,我多次苦口婆心劝导他及早回头是岸,别再白白浪费掉青春岁月,现在是法制社会,国家绝对不允许黑社会势力存在。可是他就是不听劝,还跟我说什么一朝踏入江湖就没有退路可言。

    ?

    我在农庄里跟阿龙把酒言欢,推杯换盏,不知不觉就喝高了,头晕眼花的我坚持着不用劳烦他送我回家,结果走在半道上跟一个陌生人随意相撞了一下,揣在裤兜里的钱包就不冀而飞了。

    ?

    钱包里面装得现金不多,身份证,银行卡之类的证件全都要重新办理,最关键是那张2万元的借据还塞在里面呢。

    ?

    我肠子都悔青了,满脸愤怒地诅咒着那个该死的扒手,心里越想越不忿气,冲动着要到街上去抓贼子。

    ?

    白玲戳了一下我的额头,劝我别犯傻了,不会有那么笨的贼子傻站在街上等着让人捉,既然天修是我十多年的老同学,应该就不会赖帐不还。

    ?

    我心里总感觉很不踏实,2万元也不算是小数目,而且已经事隔多年,就怕连天修忘记了。他如果知道我弄丢了借据,我担心他会以此做为借口推搪耍赖。

    ?

    02

    ?

    天修从外地出差回来了,我和白玲拎着水果去到他家里。等他泡好茶端放在桌面上,我没有跟他拐弯抹角兜圈子,直接就提起了他当年向我借钱的事情。

    ?

    只见他皱着眉头满脸疑惑,不知道是真得忘记了,还是在故意装失忆,过了好一会,听见他说已经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不太记得了。

    ?

    我的心猛得一沉,这小子想要赖账。看他一脸镇定的模样,我估计他已经知道了我弄丢借据的事情,也不知是哪个多嘴多舌的家伙泄漏了消息。

    ?

    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白玲叫天修再好好仔细想想清楚,必竟2万元也不是个小数目,应该多少还是会有些印象的。

    ?

    天修悠闲地吐着烟圈,两只眼睛贼溜溜地乱转,故意扮作一副很努力去回想的模样,却是挠着头发很迷茫地说他记性真得不太好,确实是不记得曾经跟谁借过钱。

    ?

    这小子分明是想耍赖,我感到很郁闷,瞪圆了眼睛盯着他看,气呼呼地抽着香烟,听着他满嘴的鬼话连篇。

    ?

    那一年天修妈妈心脏病突发,他火急火燎地找我借钱给他妈妈做手术,当时还跟我说了很多感激涕零的话,手指着灯神发誓,拍着胸口保证一定会尽快还我钱。

    ?

    我和天修是十几年的老同学,心想着他妈妈动手术一定是花费了不少钱,一直都没有问过他还钱,欠了别人的人情,怎么能说忘就忘了呢?我现在很后悔当年不该对这狼心狗肺的混蛋那么好。

    ?

    天修坐在沙发上摇晃着二郎腿,只顾着抽烟,也不给茶杯续水,眼皮撩都不撩我一下,一声不吭得就等着端茶送客。

    ?

    我说话的语气开始变得生硬起来,问他是不是想赖账不还?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还我2万元,否则以后连朋友也没得做。

    ?

    天修冷笑了几声,理直气壮地说要还钱也可以,但是要先把借据拿给我看看,否则一切免谈。

    ?

    白玲很有耐心得将我弄丢借据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希望他能够相信,还说如果他实在是不放心,我们可以给他写张证明。

    ??

    天修的神情显得很不耐烦,挥着手说不相信一面之词的事情,他也不需要什么证明,还说我和白玲无中生有想讹他2万元。

    ?

    我控制不住心里的愤怒,猛地拍了一下桌面,的一下站起身来,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

    ?

    白玲被我突如其来的激烈反应吓了一大跳,担心我情绪失控会动起拳脚来,赶紧硬拽着我往外走,天修好歹是个干部,如果我殴打了他,到时候会吃不了兜着走。

    ?

    03

    ?

    上门讨债弄得不欢而散,白玲拖着我回到家里,要我冷静再冷静,说这是法制社会,靠吼嗓子,动拳脚解决不了问题。

    ?

    我憋着一肚子里窝囊气,一想到天修那耍赖的嘴脸就想狠揍他一顿,可是弄丢了借据,那2万元也等于是泡汤了。

    ?

    白玲鼓着腮帮子问我对那个投怀送抱的女贼是否还留有印象?我拧着眉头努力思索着,一脸无助地摇着脑袋。

    ?

    正一筹莫展之时,阿龙来了我家里。他听说了我醉酒回家遭遇贼子事件,本来是想帮我捉贼子,得知天修欠债不还,当场就表态要叫几个兄弟来摆平这件事。

    ?

    天修仗着自己是干部的身份,平时颇有几分硬骨气,我很担心让那些凶狠的小混混去找他要债,一言不合就会动起拳脚来,到时发生了流血事件会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赶紧拒绝阿龙的帮忙。

    ?

    我一再坚持着不用阿龙帮忙,他也就不再跟我说他那套讨债的手段伎俩,抽完了嘴里那根香烟,连茶水都没有喝就离开了我家里。

    ?

    白玲看着阿龙消失的背影,板着脸说那些小混混整天就知道喊打喊杀,指不定哪天就人头落地了。她情愿丢了2万元,严重地警告我不准用那些见不得光的下三烂手段去讨债。

    ?

    其实我也不是没有动过要找人教训天修的心思,但是看着白玲一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模样,只能在心里默默地问候天修的祖宗八代。

    ?

    一想到无端端地没了2万元,我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每天都躲藏在街上某个隐蔽的角落里守株待兔,期盼着那个女贼再次现身作案,只要能够捉住她,就可以找回那张借据。

    ?

    我坚持着用这笨方法连续在街上守了好几天,一点收获也没有,那个女贼好像知道我在暗中观察她一样,居然凭空消失了。

    ?

    白玲不乐意了,说我整天都不务正业扮侦探,天天都请假不上班瞎忙活,长期照此下去,损失的程度绝对不比那2万元少。她劝我凡事都要看开点,别一味得死钻牛角尖,像捉贼这种事情有警察叔叔去办就行了。

    ?

    家里装修差那3万元,白玲已经找丈母娘拿钱先应付了,我总算不用再去听装修司傅的唠叨,但是心里面始终念念不忘那2万元。

    ?

    白玲看我一天到晚都板着张脸,劝我别再去想那2万元了,就当作是捐款扶贫。她倒是心胸广阔,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我口是心非的满嘴答应,勉强挤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脸,却暗暗在心里面想着如果不讨回那2万元,就誓不罢休。

    ?

    04

    ?

    我特意去了天修的工作单位找他上级领导告状,满怀希望那些领导能够为我伸张正义,心想着这些人,应该不会乌鸦一片黑。

    ?

    我满脸愤怒,义正词严地控诉天修简直是欺人太甚,身为干部却是目无王法欠钱赖帐,虽然那个女贼现在是不知所踪,我手上也没有借据,但是只要女贼落网,就可以看清楚天修的庐山真面目。

    ?

    那个胖子领导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慈祥得像个弥勒佛,说话语气温文尔雅,慢条斯理地作出回复,说如果情况属实,他一定会好好地批评教育天修,让他将欠款如数归还我,绝不会让他抹黑了单位的脸面。他还特意指出捉女贼找证据的事情不用我去操心,派出所的民警会为人民群众除害,要我只管回去安心等待,到时一定会替我主持公道。

    ?

    这时候天修气喘吁吁地推门进来,气急败坏地说我不明事理,像个街边泼妇那样净瞎胡闹,这一次念在昔日同学的情谊上不跟我计较,还要我以后不准再来他单位闹事。

    ?

    我觉得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很他妈的刺耳,说得好像单位办公大楼是他家里的私人公司一样,认为这就是他做贼心虚的反应,对他不怒反笑道:你拽个毛呀,你有什么权力不准我来这里?”

    ?

    你脸皮可真够厚,我也不跟你对牛弹琴了,以后别说我是你的同学,害不害臊呀!他生气地跺了跺脚,摔门而去。

    ?

    的一声,我愣住了,这小子居然敢摔他领导办公室的门,如此嚣张跋扈,以后还想不想在单位混饭吃了?那个胖领导一声不吭,让我感到很迷茫,这他妈的到底谁才是领导?

    ?

    白玲不准我每天都傻逼逼得在街上守株待兔,说我已经严重得影响了生活,再这样任性下去非得神经病不可,没了2万元可以再挣回来,她不想没了老公。

    ?

    她说得头头是道,句句在理。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也没有看见那个女贼,心灰意冷了,也准备要放弃了,阿龙却打来了电话,说他已经找到了那张借据,要我过去喝酒。

    ?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喜出望外,捧着白玲的脸,亲了亲她的嘴,像个小孩子那样活蹦乱跳地去赴约了。

    ?

    只有阿龙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小餐馆里喝酒,没有了往日高朋满座的吵吵嚷嚷,我感觉有点不习惯,连续敬了他三杯白酒聊表谢意。

    ?

    喝酒期间我问了阿龙很多问题,他只是敷衍了几句,低着头只管喝闷酒,好像满腹心事的样子。江湖上的事情,我不太懂,阿龙说他惹了麻烦,要离开这里了一段时间,却是不肯说明到底惹了什么麻烦事。

    ?

    05

    ?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迫不及待地去找天修算帐,他看了那张借据之后,愣住了。

    ?

    看他张口结舌吃瘪的模样,我心里感觉特别爽快,洋洋得意地瞅着他,看他这一次还有什么歪理说词去抵赖。

    ?

    他懵逼地抬头看了看我,拿着那张借据在灯光下反反复复的认真察看着,脸上的表情像是在怀疑着借据的真伪。

    ?

    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就算他患有失忆症,总该不会不认得自己的笔迹,我一脸鄙夷地盯着他,慢悠悠地点燃了根香烟。

    ?

    天修敲着脑壳在喃喃自语,要我给点时间他再好好想想,说借据上面的字的确是他的笔迹,可就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

    我耸了耸肩膀表示无所谓,就让他去慢慢研究回忆,今天他就算不还钱给我,也不怕他耍赖,那个胖子领导说过会给我主持公道,到时实在是处理不了,大不了跟他彻底撕破脸皮,上法院去让法官判决就好。

    ?

    过了一会,天修突然问我借据是从哪里弄来的,之前说借据弄丢了,现在怎么又失而复得了?警察捉到那个女贼了?

    ?

    妈的,我认为他是想转移话题,愤然地剜了他一眼,一把夺过借据,不想再跟他浪费口舌,浪费时间,直接去找他的上级领导说理。

    ?

    天修疾言厉色地喝住我,说借据是假的,劝我不要把事情闹大,他甚至现在就可以向法院起诉我涉嫌伪造借据,污蔑。

    ?

    我本来都已经拉开了门,准备着使劲地摔门而去,听到他这样说,不由得止住了往外走的脚步,扭回头愤怒地瞪着他。想不到这小子还真他妈会狡辩,依仗着自己是干部,不仅颠倒事非黑白,还对我出言恐吓,如果这里不是单位大楼,我真想冲上去揍他一顿。

    ?

    想起白玲说我脾气急躁冲动,很容易吃亏上当,要我吸取教训练就沉稳的话,我决定先忍耐听他说些什么狗屁话,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反正煮熟的鸭子飞不了。

    ?

    天修拨了根香烟给我,恢复了往日精明的面孔,说这张借据简直是可以以假乱真,连他都差点上当受骗,虽然上面的字迹跟他写得一模一样,但是那个手指印是假的,根本就不是出自于他的手指。他一边说一边摊开十根手指让我去做对比,证明他不是在胡说八道。

    ?

    看他看一脸的自信,我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不过这个小子一向都很滑头,很有可能是想诈我,我疑惑地拿起他办公桌上的放大镜照向他的十根手指头,眯着眼睛仔细地对比起来。

    ?

    对比了半天,结果证明他的确是没有撒谎,这会轮到我懵逼了,也不知阿龙到底在搞什么鬼。

    ?

    06

    ?

    我拿着那份伪造的借据,歪着屁股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发呆,不知所措地抽着烟。

    ?

    阿龙居然跟我开这样的玩笑?我已经给他打过十几个电话,可是他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就算是要离开这里,也没必要关掉电话吧?难道他这一次惹了很大的祸?我在心里胡乱地分析着。

    ?

    白玲拿过我手里的借据认真地看了好一会,随手将它丢在茶几上,说阿龙做事向来都不靠谱,自作聪明地以为随便伪造这么一份借据出来就可以瞒天过海,简直是猪头一个。

    ?

    几天之后,我的手机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外地电话号码,对方声称是某地的拘留看守所,捉获了一名叫龙哥的黑社会头目,他要求要见我。

    ?

    我以为这是诈骗电话,拨打了114查询那个陌生电话号码,确认了确有其事,回想起那天阿龙喝酒时郁郁寡欢的模样,忐忑地猜想着他这回犯下的罪行。

    ?

    阿龙在看守所里,整个人都憔悴了很多,两眼无神,想必是在里面受了不少苦头。我问他能否先保释出来,他摇了摇头,说他这一次犯得是故意杀人罪,不可以外保,现在就只等着警方收集全罪证开庭审判了。

    ?

    他承认了那张借据是他叫一个小混混伪造出来的,原来那个小混混通过多方打探,终于是找到了那个女贼,可是那张借据已经不见了,小混混私设刑堂,对女贼严刑逼供,结果错手弄死了她。

    ?

    我觉得很对不起阿龙,为了我那2万元,害得他啷当入狱,竟然还搭上了一条活鲜鲜的生命,那个小混混也正在逮捕之中,落网也是迟早的事情。

    ?

    就是因为我以前曾经为阿龙挡过一刀,他觉得欠了我天大的人情,知道我弄丢了借据的事情,天修又故意推搪不还钱,他认为是时候还我人情了。尽管我一再强调不用他帮忙,可他还是派人偷偷地找那女贼,原本他也以为这是件小事情而已,谁知道后来竟会闹出人命来。

    ?

    我当年为阿龙挡那一刀,心里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他报答我。阿龙却说做人要懂得感恩图报,尤其是他们行走江湖之人,他让不必感到内疚自责,这是他罪有应得。

    ?

    整件事情都是因那张借据而起,如果我肯早点放弃向天修讨债,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这出悲剧。

    ?

    那张伪造的借据,被我一把火烧成了灰烬,我想尽快遗忘掉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举报 | 1楼 回复
    安徽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