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安包装盒价格联盟

    一颗七窍玲珑心,夜着白衣话彷徨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你呀你呀白玉堂

    你呀你呀白玉堂
    风流天下你一人
    只着白色夜行衣
    任性尽我人生意
    你呀你呀白玉堂
    一颗七窍玲珑心
    只恨襄阳梦里遥
    孤身沧海伴云游

    玉堂说
    我不想看到你们的悲伤啊
    可是啊

    你怎能知道我白衣的彷徨






    白玉堂是《三侠五义》中"五义"之一,因少年华美,气宇不凡,文武双全,人称"锦毛鼠",曾化名“金懋叔”(锦毛鼠的谐音)。少年心性,好事逞强,侠肝义胆,出手狠辣,行事亦正亦邪。


    曾在包龙图放粮时相助包公,因为展昭为仁宗赐号“御猫”,觉得五鼠因之减色而大闹东京,寄柬留刀,忠烈题诗,杀贼郭安,盗取三宝,在陷空岛智困御猫和丁家兄弟。被众人劝服后供职开封府,先封为四品护卫,后升为三品副职同颜查散查办襄阳,在三探冲霄楼殒命,时年23岁。




    佟妍,天秤座,辽宁锦州人,1982年出生。2008年,佟妍和朋友创立“刀马旦唱片”,办过“绕梁三日”、“音乐画册”等系列音乐活动。


    2010年5月,佟妍在广州录制了一张属于她自己的唱片——《南国》。同年12月10日,《南国》尚未最终制作完成,佟妍确诊患急性白血病。




    稻乡初雪晴,满岭梅红傲。

    云山登临处,邻比天涯路。

    苍鹰万里高,百里见旌毫。

    雁雀莫相嘲,孤飞伴长啸。

    寄语天下士,斯人何幸邀?

    知己纵难求,肝胆谁相照!

    若得知音者,此生夫复求!

    随兴飞骏远,狂歌动九霄。

    闲居饶酒赋,霜剑不归鞘。

    言志抒情怀,煮酒论英豪!

    物换复星移,惜得浮生老。

    扬鞭随兄去,赴义结深交。

    尽我人生意,甘苦良难保。

    三探独往复,群烈慕英逍。

    剑客丹血流,赤胆贯春秋。

    昭然思归客,玉堂染红涛。

    坐望晓山明,凄凉待酒浇。

    若得友相见,襄阳梦里遥。

    来生续君谊,为尔已白头。

    故人今何在,沧海伴云游。






    我跟佟妍不熟,2008年时,她是个作演出的,我是个看演出的。绕梁三日那场,她细心地给每个进场的人发了一个咖啡色纸盒子,那是我在愚公移山看过的最愉快的演出。她成立刀马旦,英文名字是Demodance,小样之舞,中文名字却横刀立马,热血沸腾。


    后来我认识她,她眼睛超大,酷似小河,常跟小河比肩而立,让我们承认他们是亲兄妹。她做过很多场演出,就我所知的几场,她并没有赚到钱。2008年,她带周云蓬四处巡演,也没有钱赚。她似乎就是图个高兴。出专辑也是。我不知道还有哪家厂牌,敢于做一个唱谁也听不懂的海丰话的乐队的专辑,全力投入,不问回报。


    我曾经担心过,刀马旦靠什么生存下去,但她似乎全不忧虑,刀马旦最投入也最精彩的《县城记》,获得南方周末年度音乐大奖、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等七个奖项。
      
    后来她喜欢上厦门,去厦门开了一家很文艺的客栈。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自己一个人督着装修工人,一钉一砖开起来。也有撑不住的时候,马桶怎么都修不好,给朋友打电话,朋友也来不了,自己一边哭一边修。
      
    再见到她,在舞台上,抱着吉他,唱自己写的歌,都是跟南国有关的歌,“曾厝垵的海”“杭州”,她自己是个北方姑娘。我特别能理解北方姑娘对南国的莫名所以的热爱。再后来,听说她要出专辑。她学过冬不拉,弹过吉他,后来从张玮玮处倒腾到一台手风琴,拉起了手风琴。她作过唱片公司,开过只有一个投资人一个老板一个工人全都是她自己的客栈,我不知道她还能折腾出啥。
      
    再后来,就接到小河的电话,问我们,佟妍得白血病了,你们知道吗?
      
    08年绕梁三日的文案,出自佟妍之手,附在这篇文字的结尾。
      
    “ 某日,众友于正午时分相聚在云蓬北京家中,包了顿不像饺子的饺子,吃了餐一直到深夜才结束的午饭。在那美好的时光里,小钟起初很放不开,被众人逼着唱了起来,然后就到天黑也没有停下。云蓬没机会夺琴,就着燕京努力地大声伴唱。结果是,他们喝醉了,我们听醉了。席散的那一刻,不知远在丽江的佺哥,是在给几个月大的女儿冲牛奶,还是夜色里唱曲黄河谣,轻轻哄她入睡。 
       
    这样的一些歌者,和他们唱起的那些歌谣,不论何时,或悲曲或欢歌,是置于厅堂还是空旷,皆是唱尽了生活的承受与向往,唱出了三日又三日的人生长短,悲喜流转,梁音不绝于耳,起承转合出一台朴素,却绝不会缺乏戏剧性的民谣三幕剧。他们每个人,都是当下中国民谣最真实的一面镜子,而照出来的不仅仅是民谣而已,必定还会包容更多的东西。那些关于生命流转的东西,那么美好而脆弱的东西,那些挥之不去的东西……
      
    就在那时那刻,一种敦厚淳朴的现实感忽而在头脑里发散,就像烟圈一样幻化融合,透过泥土醉倒在芦苇丛中。而我们呢,不是那厢的观众,是歌中的芦苇,是这里的一部分。在风中水畔和着歌声,一起摇曳,宛如一出模糊了人影的大戏,拆去了台上台下的樊篱。   
        
    刀马旦,于此而生。”


    来自豆瓣:绿妖



    感谢你的聆听

    这里是黑先生的私人电台

    晚安



    ?一直点这里,就能回到最初


    举报 | 1楼 回复
    安徽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