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分开七年再相遇,看到她与弟弟越走越近,他嫉恨难忍下对她……

    分开七年再相遇,看到她与弟弟越走越近,他嫉恨难忍下对她……

    2020-11-06 12:02:20鲜软小说



    早上九点,MIP娱乐经纪公司。

    ?

    装修豪华的高大楼宇显示出MIP经纪公司的气派和不凡。

    ?

    唐初夏停了车,径直向员工通道走去,公司门前依旧有大批粉丝苦等,她们手中拿着各式礼物,鲜花,以及口号牌,有的一等就是几天几夜,只为见到心中最崇拜的明星一面。

    ?

    走进电梯,看着电梯里反射出的自己,一头黑色卷发妩媚撩人,橘色休闲外套勾勒出清瘦的身形,脚下踩着一双厚底白球鞋。

    ?

    她这身装扮哪里像是在这个圈子里浸润了六年的“老油条”?反倒经常被误以为是在公司实习的大学生。

    ?

    这也怪不得她,七年前的那场车祸让她再也不敢轻易的穿上高跟鞋,日常基本上也是休闲风穿搭居多,如今膝盖上的伤痕虽然淡去,但只要站立的时间稍微长一些,左腿的膝盖就会疼到僵硬。

    ?

    电梯门在十楼停住,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左手腕上宽大的粉晶手链,整理好思绪,走出电梯。

    ?

    迎面而来的白墙上挂着各色照片,都是在娱乐圈有头有头脸的明星人物。

    ?

    唐初夏穿过走廊,走进内室,一进来她就觉得气氛不对。

    ?

    偌大的办公室里一群人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什么,总监室的门紧闭着,气氛有些压抑。

    ?

    还没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迎面走来的谢紫娟就拉住了她的胳膊。

    ?

    “初夏,你知道嘛,听说Arone又把自己的经纪人给气跑了,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回他气走经纪人了!”

    ?

    唐初夏莞尔一笑,谁不知道MIP经纪公司拥有现在最炙手可热的偶像明星Arone,同时他也是最让人头疼的混世魔王。

    ?

    他现在的确红得发紫,迷倒了全国万千女性的芳心,但只有她们这些在他身边的人才知道,他顽劣得让总监时常有想杀他的冲动。

    ?

    唐初夏刚走到座位放下自己的包,就听前座的一圈人小声议论道:“你们说说,总监会找谁做下一个替死鬼?”

    ?

    另外一个声音促狭的笑起来:“不知道,鬼才愿意当Arone的经纪人,人长得倒是帅得不行,欺负起人来简直让人受不了,一天到晚花边新闻不断,约好的通告也不去,哪个经纪人受得了?”

    ?

    “就是就是,但是Arone这么坏反倒更加让人欲罢不能的喜欢呢!”一旁的一个女职员兴奋的说道。

    ?

    “你们这些女人啊,就是喜欢犯花痴!”

    ?

    她听到这里笑了笑,翻开了桌上的文件夹,突然桌上的电话机“滴滴滴”的响了起来。

    ?

    “喂,你好。”

    ?

    电话那头的男声显得很无奈:“初夏,你暂时停止参加阮千的一切行程。”

    ?

    唐初夏有些疑惑,问道:“总监,为什么?”

    ?

    “你先顶一下Arone的助手,他的经纪人申请离职了。”

    ?

    唐初夏看着眼前的房门,门上镶着铭牌,写着:Arone休息室,铭牌的下面烫金的“VIP”熠熠生辉。

    ?

    她毫不迟疑的敲了门。

    ?

    门内没有回应,她又敲了两下,才听见一个慵懒的男声响起:“进来。”

    ?

    推门进去,这间VIP休息室比她想象的大许多。她不是没进过VIP休息室,但是如此奢华宽阔的休息室,她还是第一次见。

    ?

    咖啡色羊绒地毯铺满整个地板,头顶的水晶灯璀璨耀眼,欧式古典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黑色休闲西装的男人。他交叠着两只长腿,左手支着头,白皙的脸上有双狭长的眼眸,此刻正微闭着,纤长的羽睫染上墨色阴影。

    ?

    唐初夏站在门边,没再靠近,但即使隔着这么远,她的心还是莫名一惊。

    ?

    帅气的男人她在这个圈子见到太多,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男人,他美得就像一只遗落凡间的妖精,雍容妖娆。

    ?

    “褚先生,你好,我是唐初夏,你暂时的经纪人兼助手。”唐初夏礼貌的开口,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她并不是喜欢笑的人,乃至公式化的笑容,她都笑得很淡,带着一种疏离的意味。

    ?

    陷在沙发里的男人抬头,蓦地张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拥有太多风情的眼睛,漆黑的眼眸如同最亮的黑珍珠。

    ?

    有那么一刻,唐初夏的心跳漏了一拍,不是因为男人那妖娆的俊颜,而是他漆黑的眼眸让她想起了白乔溪。

    ?

    白乔溪同样拥有那样明亮的眼睛,深邃而又勾人。

    ?

    男人似乎很满意唐初夏盯着自己看的反应,他嘴角上扬,带着点痞气的笑容扩散开来。“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是个暂时的。”

    ?

    唐初夏垂下眼眸,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站在靠近门边的位置,黑亮的卷发披散在肩头,她像极了一个大眼SD娃娃。

    ?

    “新来的妞,你长得倒不错。”

    ?

    男人放下长腿,从沙发里起来,狭长眼眸波光潋滟。他走过来突然靠得她很近,在她耳边说道:“要当我的经纪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

    她退后一步,眼睛定定的看着男人那双妖娆的狭长眼眸。

    ?

    她声音清冷,却掷地有声:“褚先生,以后你讲话可以离我远一点,我的耳朵并不聋。”

    ?

    “嗤,”男人突然笑起来,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一般,笑得讽刺而魅惑。

    ?

    “我倒要看看你能在我这里撑多久?”

    ?

    男人伸出手,莹白的手掌,骨节分明。

    ?

    唐初夏礼貌性的握了下男人的手,脸上笑意清浅:“褚先生,合作愉快。”

    ?

    男人双眸一颤,笑得邪气。“合作愉快。”

    ?

    丹枫白露酒店。

    ?

    一辆巨型加长黑色保姆车停在了恢弘的酒店门口,门前的侍者殷勤的将车引进单独的vip停车场。

    ?

    Arone摇下车窗,隔着黑色的墨镜撇了一眼,脸色有些沉郁。

    ?

    “拍海报就拍海报,为什么非得到酒店来?”

    ?

    坐在Arone前面的唐初夏没回话,正开车的助手萧禹赶紧讨好地说道:“Arone哥,这是杂志社特意选的地方,全国最好的连锁酒店呢,你也知道室内拍摄比较轻松,而且......”

    ?

    萧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Arone冷冷打断:“开你的车吧。”

    ?

    萧禹讪讪的将车停在单独的地下车场,一行人从车里下来,唐初夏率先将Arone那边的车门打开,待Arone伸出长腿跨出车来,她又轻轻地将车门关上,走到前面去帮化妆师小刘提着笨重的化妆箱。

    ?

    Arone摘下墨镜,空着手往前走,经过唐初夏身边的时候,轻声说道:“哟,你还挺懂事的。”

    ?

    她面上清冷,并未搭理Arone。

    ?

    一行人跟着侍者直接从贵宾通道进到酒店内,丹枫白露酒店比想象中更加奢华炫目,就连桌上随手可见的便签纸盒都镶着金箔,仔细看,烫金的中文字“丹枫白露”下方还写着两个大写的字母:CJ

    ?

    华丽而又低调,证明这家连锁酒店也是闻名于世的CJ集团的旗下产业之一。

    ?

    Arone走在最前面,即使在室内戴着墨镜,依旧有很多女职员认出了他,但是严谨的工作态度使她们被迫隐藏着心中的狂喜,只能露出标志性的服务微笑,带着Arone一行人去到内室。

    ?

    穿过错综复杂的回廊,最终到达的目的地竟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超级室内泳池。

    ?

    室内很空旷,头顶的照明灯将泳池的水照得通亮,淡蓝色的水仿佛也染上一层奢靡的金色。

    ?

    泳池边上摄影师正在对机器做最后的调试,导演、灯光师、化妆师等众多工作人员基本上已经准备好,只等着Arone来。

    ?

    Arone径直到泳池旁边的小休息室里换衣服,等到再出来时,他浑身上下只剩一条黑色的泳裤。

    ?

    明亮的探照灯下,他的头发现出些微的棕色,原本白皙的皮肤染上蜜色,强劲有力的胸肌下是完美的八块腹肌,修长的腿笔直均匀,他仿佛神之子一般,拥有完美的黄金比例。

    ?

    即使在娱乐圈阅过无数美男的一众摄影师和导演见到Arone还是免不了有些惊艳,这世间怎么会有长得如此妖孽的男人。

    ?

    仿若炫耀般的,他朝唐初夏看了一眼,唐初夏却神情淡淡的正看着泳池发呆。

    ?

    拍摄正式开始,Arone很快进入状态,这期的海报是迎合杂志社的性感主题,Arone需要裸着上身在泳池中表现无所畏惧的野性。

    ?

    这对他来说小菜一碟,他轻轻松松一个犀利的回眸就足以让所有少女尖叫,更何况现如今还是只穿着一条泳裤,这场面活色生香得让所有在场的女性工作人员恨不能将他马上扑到,除了发呆的唐初夏。

    ?

    艺人拍摄的时间,她一般都会很无聊,除了带着新人出道时会担心他们的状态,她一般都显得很淡然。至于Arone这种巨星拍摄,她就是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Arone虽然平时拽得让经纪人七窍冒烟,但是她知道拍摄的时候他是最快进入状态的一个人。

    ?

    果然,Arone应导演的要求在水中游了一圈,眼神坚毅决然,但偏偏又带着他特有的魅惑,尤其嘴角那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将他妖娆的侧脸展露无遗。

    ?

    “咔!”清脆的打板声响起,Arone轻松的就完成了第一个镜头的拍摄,他一跃从泳池中爬起,唐初夏带着一众工作人员立即将白色浴袍披在他身上,导演高兴的宣布休息十分钟。

    ?

    Arone边裹浴袍边往场边的座位上走,唐初夏跟在后面踮起脚尖,扬起手将毛巾搭在他头上,她如今是经纪人,这些事本不需要她亲力亲为。

    ?

    Arone停下脚步,水珠顺着白皙脸颊滑下,眸色黑亮湿润,却带着一丝邪魅的暗光,他嘴角微扬,“唐初夏,我要喝热咖啡。”

    ?

    唐初夏一怔,显然没料到他怎么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

    一旁的新人助手夏美赶紧说道:“Arone哥,我这就去买。”

    ?

    Arone弯起狭长眼眸,笑得妖娆:“我要她去买,还有,我只喝江宜路上那家Espresso的cappuccino。”

    ?

    夏美的眼睛张得老大,江宜路距离这里可是足足隔了五条街,现在这个点即使开车去也会被堵在交通干道上,Arone这不是存心为难唐初夏么?

    ?

    唐初夏迟疑了一下,连眉毛都没皱一下,只点点头说道:“我去给你买,你安心拍摄。”

    ?

    Arone笑得灿烂,炫目得如同正夏的烈阳。

    ?

    唐初夏拿起自己的包头也不回的就出了游泳室,今天她是坐保姆车过来的,自己的车没开。事实上她也不打算开车。江宜路是商业中心,现在这个点绝对是堵得水泄不通。

    ?

    她一边打开手机查询地铁线路,一边往酒店外面走。

    ?

    酒店地处交通繁华的十字路口,喧嚣的车水马龙整日不歇,琳琅的商铺层出不穷,这里的地比金子还要珍贵。

    ?

    沿着人行道走了约莫半个小时才隐约能看见地铁站的标志,她快步向前走去,高跟鞋踩在柏油马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

    地铁站的人比唐初夏想象中的要多得多,她拼了吃奶的力气才勉强挤进车厢,险些将自己的包夹在门外。

    ?

    车厢内的人全部挤在一起,唐初夏连挪脚的空间都没有,车刚一开动,唐初夏的左腿膝盖就一阵剧痛。她失去重心,猛的向前倒去,撞上前面人的后背。

    ?

    “哎呀,你干什么呢!没长眼睛啊!”站在唐初夏前面的一个中年男子不耐烦的呵斥唐初夏,唐初夏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

    ?

    中年男子瞪了一眼唐初夏没再说话,为了避免再撞到前面的人,唐初夏只得艰难的伸手去够左边的扶手。

    ?

    好在地铁虽然挤,但却不会堵。

    ?

    半个小时后唐初夏从地铁上下来已是汗流浃背,双手因为长时间的牵扯已是酸疼不已,但更疼的却是左腿的膝盖。她揉揉肩,忍着疼,快步出了地铁站。

    ?

    虽然是到了江宜路,但说实话Arone说的那家叫做Espresso的咖啡店她根本不

    ?

    知道在哪里,她来这个城市已经两年,但却说不上熟悉。

    ?

    她很少逛街,休息基本都是在家睡觉,再不就是听从顾潇湘的安排去参加相亲。更何况她很少喝咖啡这种东西。

    ?

    唐初夏只能沿着繁华的江宜路寻找叫做Espresso的咖啡店,其实她完全可以在酒店附近买一杯cappuccino,告诉Arone就是Espresso的,但是她不想那样。

    ?

    一路找一路寻,等到唐初夏终于买到Espresso的cappuccino并且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

    唐初夏精疲力尽的提着手中的咖啡,她一共买了两杯,原因是地铁里太过拥挤,她怕咖啡会被挤坏,多买一杯以防万一。

    ?

    唐初夏问了大约七八个侍者才回到Arone拍摄的室内泳池,实际上她很路痴,她看着手中的咖啡,觉得自己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没有迷路,顺利的回来了。

    ?

    当她推开泳池室的门,拍摄却已经结束,工作人员们正收拾机器和道具往门外走。

    ?

    Arone正好换好衣服走出来,一见唐初夏脸上掠过一丝讶异。

    ?

    “你怎么就回来了?”

    ?

    唐初夏将装着咖啡的便利袋提起来,袋子正面印着Espresso的店名。

    ?

    “你要的咖啡。”

    ?

    Arone有一瞬间的惊讶,说实话他没想过她会真的跑那么远去给他买咖啡,中午的江宜路肯定拥堵,他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回来。

    ?

    Arone接过她手中的便利袋,打开一看,两杯cappuccino并排放在纸质杯架上,其中一杯的杯沿已经流下了少许褐色的咖啡,另外一杯却完好如初,一点也没有洒出来。

    ?

    她很细心,为自己留了退路,也很聪明,知道买两杯咖啡。

    ?

    但是这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

    Arone勾唇一笑,妖娆的脸上浮现邪恶的魅惑。

    ?

    “我突然不想喝了。”Arone笑着将便利袋像丢垃圾一样往旁边一抛。

    ?

    白色的纸袋划出优美的弧线,“扑通”一声掉进淡蓝色的泳池里。

    ?

    褐色的咖啡漏出来。在泳池里晕染开来,像极了漂浮的云。

    ?

    Arone眨眨眼睛,无辜得像一个孩子。

    ?

    唐初夏的汗一滴一滴的顺着略显苍白的脸颊流下,左膝剧烈的疼痛起来,拉扯着她敏感的神经。

    ?

    她声音凉薄,却非常有力,“垃圾不能丢进游泳池里,你去把它捡起来。”

    ?

    “嗤”Arone邪魅的笑容扩散开来,对于唐初夏说的话极度不屑。

    ?

    “让开!”他径直从她身边走过,擦身而过的时候狠狠推了她一把。

    ?

    这猛的一推使导致她左边的膝盖如针刺骨,疼得她浑身一颤,一时站立不稳,失足向旁边跌去。

    ?

    “扑通!”

    ?

    她如同刚刚那个便利袋一般掉进游泳池,激起一阵激烈的水花,她企图抓住些什么,但身边滑溜溜的,什么也抓不住。

    ?

    Arone没想到这一推会把她推到泳池里去,这不是他的本意,不过对他来说也不算太坏。他短暂的惊讶过后便咧着嘴更加邪恶的笑起来,“怎么,你这是要亲自去捡那袋垃圾么?”

    ?

    浑身上下全部湿透,长发贴在白皙的脸颊上,她在水里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这泳池的水很深,也很冷,冷得她觉得有一根冰刺顺着左膝穿透她的血脉。

    ?

    更糟的是她不会游泳,她奋力挥舞着手臂,却始终无法从水中站起来。左膝疼得越来越剧烈。

    ?

    正准备走出去的Arone回头看见她在水中挣扎的摸样,不由皱起眉。“喂,你别告诉我你不会游泳!”

    ?

    唐初夏以为这一切再糟也不过如此,直到她听见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接着一个优雅醇厚的男声响起:“褚湛,你在干什么?”

    ?

    这声音让她觉得仿佛浑身血液倒流,甚至忘记了挣扎,任由身体滑进冰冷的水里。

    ?

    那声音一如七年前那般清朗,与记忆里的丝毫不差。

    ?

    冰冷的水侵入耳鼻,她的身体渐渐下沉,海藻般的长发飘扬在水里,美丽而又清丽,像极了柔媚的水草。

    ?

    意识渐渐的有些涣散,水中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

    蓦地“扑通”一声巨响,一个白色的身影跳入水中,动作迅捷得如同一尾鱼。

    ?

    她的肩颈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搂住,身体开始慢慢上升,终于她的脸浮出水面,救命的空气扑面而来,头顶暖色的探照灯照得她睁不开眼睛。

    ?

    她被人携着游向泳池墙壁上的扶梯,那人轻而易举的将她托出水面,他的怀抱一如七年前那样清新而温暖。

    ?

    唐初夏跌坐在泳池旁边的地上,忍不住浑身冷颤,长发贴在脸颊,她尽可能的想要掩住自己的脸。

    ?

    Arone嫌恶的看了一眼唐初夏,这才伸出手去拉泳池中的男人,嘴上埋怨道:“你这么英雄救美干什么,她是我的经纪人,又不是你的。”说完又瞥了一眼唐初夏,继续说道:“你要是感冒了,柳妍语又要闹得天翻地覆了。”

    ?

    泳池里的男人一手打掉Arone伸向他的手,单手在池边一撑,轻巧的便从水中出来。

    ?

    湿透的白色衬衣勾勒出男人优美的胸线, 他摇着头甩掉浑身的水,俊朗的容颜更加深邃清丽。

    ?

    唐初夏低着头,她看着他穿着黑色商务皮鞋的脚向她走近了几步,头顶上熟悉的声音响起:“还好吗?”

    ?

    如同年少时扶起压在她身上的自行车,他清俊的声线未曾改变,还是那句“还好吗?”

    ?

    她的双眼就这么突然灼痛起来,她没有抬头。

    ?

    一旁的Arone显得相当不耐烦:“救她还用得着你亲自下水,你无不无聊。”

    ?

    男人弯下身,捡起放在地上的灰色西装外套,起身的时候望了一眼唐初夏,而她也刚好抬头。

    ?

    四目交接,男人手一僵,西装外套掉在地上,他却仿佛定住一般,维持着弯腰的动作。

    ?

    “怎么了?”Arone见他迟迟不起身,问道。

    ?

    男人捞起地上的西装,迅速直起身,清俊的脸上波澜不惊,但些许难以捕捉的微光却从黑亮的眸中一闪而过。

    ?

    男人解开上衣的领扣,“你去叫lisa给我拿套干净的衣服过来。”

    ?

    Arone愣了一下,指着自己说道:“你说我?”

    ?

    “恩。”

    ?

    “回房间换不就好了,干嘛还要拿....”

    ?

    男人打断他的话:“叫你去就去。”

    ?

    Arone欲言又止的往外走去,直到他出了游泳室的门,唐初夏的头也没有抬起来。

    ?

    空旷的游泳室瞬间只剩下唐初夏和这个男人,男人身上的水滴下来,在地上晕染出一滩水渍。

    ?

    空气仿佛凝注,周边男人的气息让唐初夏觉得有窒息的错觉,比之刚刚在水下,更让人窒息的感觉。

    ?

    蓦地下巴刺痛,男人毫不怜惜的捏住她的下巴,她被迫仰着头,撞进一双氤氲着冷霜的眼眸。

    ?

    男人的嘴角轻微抽动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说道:“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救了。”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安徽体彩